首頁 >>湖南分站>>稅收參考 >> 正文

芻議建筑業營改增困惑及征管建議——建安企業營改增調研

2016-08-23 15:21:00 | 來源:湖南金地稅務師事務所有限公司 | 作者:田 冰

  2016324日,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出臺財稅[2016]36號《關于全面推開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的通知》的營改增綱領性政策。至此,營業稅被宣告退出歷史舞臺。之后,國家稅務總局又相繼出臺了多個具體補充規定。自51日起全國營改增以來,由于各級國地稅部門領導和干部大力的宣傳與指導,引起了廣大納稅人對營改增的高度重視,尤其是建筑業納稅人大大提高了納稅意識。

  但是,建筑業納稅人在營改增過程中卻是喜憂參半。喜的是,納稅人只要依法依規申報納稅,就能拿到營改增的諸多減稅紅包。憂的是,納稅人在現實操作中困惑多多,陷入尷尬境地。

  一、營改增困惑

  建筑業納稅人營改增的困惑主要集中體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老項目應補繳營業稅該如何處理

  財稅[2016]36號文附件2《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有關事項的規定》第一(十三)條3項規定:試點納稅人納入營改增試點之日前發生的應稅行為,因稅收檢查等原因需要補繳稅款的,應按照營業稅政策規定補繳營業稅。419日,國家稅務總局2016年第23號第三(七)條二款規定:納稅人在地稅征收機關已申報營業稅未開具發票,201651日以后需要補開發票的,可于20161231日前開具增值稅普通發票(稅務總局另有規定的除外)。之后,國家稅務總局貨物和勞務稅司4月編制的《全面推開營業稅改征增值稅試點政策培訓參考材料》又政策解讀:本條明確了對于試點前應稅行為的適用政策問題,屬于營改增前的,按照營業稅政策規定處理。總的來說,對于試點前的業務,要準確劃分國、地稅征管權限、稅款的屬性、預算科目級次、適用的政策制度,原則上屬于該由地稅管轄的時期的,即使在試點后發生的或發現的,地稅征收機關仍然要進行相應處理,對納稅人負責。

  基于上述政策的規定和解讀,有些建筑業納稅人自知之前不夠規范,為防范日后地稅部門稽查補稅風險,愿主動自查補繳營改增前的營業稅。可是,在申報納稅過程中遇到了兩方面的問題:

  一方面,申報補繳營業稅無門。如:某單位有一個工程項目于2014年已經完工,因為屬于政府工程,審批時間長,至今未收到款而未申報納稅。經咨詢,其應補繳營業稅。可是,納稅人到地稅征收機關繳稅不收并被解釋說: 51日后沒這個稅種,不再征收營業稅。但省地稅局又明確表示:對于營改增前應繳納的營業稅,地稅稽查局是要追補的,不僅要加收滯納金,還要處以罰款。

  另一方面,無法補開零稅率發票。據悉,個別企業既使補繳了營業稅,也無法開具零稅率增值稅普通發票。國稅征收機關解釋說:建安稅控開票系統中沒有設置建筑業零稅率。而省國稅局又解釋:該筆稅款在營改增前未到稅務機關納稅申報也就未進入征管系統,所以地稅部門既便征了稅,國稅部門也不會補開零稅率增值稅發票。

  困惑一:如果納稅人繳納了增值稅,今后地稅稽查局是否會要求補繳營業稅而國稅局又不退此筆已繳的增值稅,由此會真的形成重復納稅和面臨不必要的加收滯納金和罰款嗎?困惑二:難道企業犯錯,就不給予改正的機會了?困惑三:對此類情況是主動處理,還是坐以待斃?

  (二)項目部或分公司是否能獨立納稅

  財稅[2016]36號附件1的第一、二條規定,對外能承擔相關法律責任的企事業行政單位或其他單位或承包人,是增值稅納稅義務人。按其附件2規定,建筑服務、房地產銷售、不動產轉讓和不動產經營租賃等行業的主營業務,均在項目或不動產所在地進行預繳、機構所在地申報納稅。由此說明,凡有這些業務的企業之增值稅與其企業所得稅相同,不僅引入了清算機制,實行的是實質意義上的法人制度——分支機構預繳,總機構兜底繳納。

  然而,當前各地國稅部門理解、執行不一:有的稅務機關要求納稅人在工程項目部所在地必須成立分公司獨立申報納稅;有的稅務機關給項目部或分公司單獨領購發票;當地12366也回答,只要項目部是單獨核算,就可申請獨立納稅或申請一般或小規模納稅人。筆者認為,此做法極不利于企業的內部稅務風險控制,更不利于國地稅部門的稅收征管,關鍵是會造成企業納稅申報混亂,最終無法達到營改增“以票控稅”之目的(此處“稅”包括增值稅、企業所得稅等與收入相關的所有稅種)。

  困惑四:如何理解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6年第17號第三條“向建筑服務發生地主管國稅機關預繳稅款,向機構所在地主管國稅機關申報納稅”的規定?困惑五:企業的項目部或分公司等非法人機構能對外獨立承擔法律責任嗎?

  (三)土地拆遷收入是否應繳納增值稅

  國稅函[2009]520號《關于政府收回土地使用權及納稅人代墊拆遷補償費有關營業稅問題的通知》第二條規定,“納稅人受托進行建筑物拆除、平整土地并代委托方向原土地使用權人支付拆遷補償費的過程中,其提供建筑物拆除、平整土地勞務取得的收入應按照‘建筑業’稅目繳納營業稅;其代委托方向原土地使用權人支付拆遷補償費的行為屬于“服務業—代理業”行為,應以提供代理勞務取得的全部收入減去其代委托方支付的拆遷補償費后的余額為營業額計算繳納營業稅”。財稅[2016]36號附件《銷售服務、無形資產、不動產注釋》第一條(四)款也規定,“拆除建筑物或者構筑物、平整土地”屬于銷售服務類的“建筑服務”稅目中的其他建筑服務。

  由此可見,無論是營改增前還是營改增后,拆遷事務所或指揮部取得的土地拆遷收入都屬于應稅收入,應繳納營業稅或增值稅。可是,至今各地拆遷事務所或指揮部都較強勢地自認為是政府行政單位,收取企事業建設單位的拆遷費收入屬于行政收費,且既不提供省級以上財政非稅收入專用票據,也拒絕出具增值稅發票,僅就拆遷管理費部分提供發票了事,無形中加重了下游企業的稅負。

  困惑六:營改增后,政府拆遷事務所或指揮部取得的拆遷費收入是否應該繳納增值稅?困惑七:如果應該繳稅,是否為營業稅政策平移,即:提供建筑物拆除、平整土地勞務取得的收入按“建筑服務——其他建筑服務”繳納增值稅;代委托方向原土地使用權人支付拆遷補償費行為,按“商務輔助服務——經紀代理服務”,以提供代理勞務取得的全部收入減去其代委托方支付的拆遷補償費后的余額為營業額計算繳納增值稅?困惑八:代委托方支付企業事業單位或個人拆遷補償費的扣除憑據又應包括哪些證據資料?

  (四)一級土地平整回報屬應稅行為嗎

  某企業與地方政府合作,投資政府土地改造(包括企業搬遷、危房拆除、土地平整等一級土地整理),并按計劃支付土地整理所需資金,同時作為建設方與規劃設計單位、施工單位簽訂合同,完成土地規劃設計、場地平整、地塊周邊綠化等工作,并直接向規劃設計單位和施工單位支付設計費和工程款。由地方政府將周邊土地或該塊平整土地掛牌出讓,其成交價超過掛牌價部分將通過財政返還給該企業,或將其中部分土地無償過戶給該企業,當然也意味著風險自擔。

  國家稅務總局公告2013年第15號《納稅人投資政府土地改造項目有關營業稅問題的公告》規定,此行為屬于投資行為,不屬于營業稅征稅范圍,其取得的投資收益不征收營業稅。但是,財稅[2016]36號附件《銷售服務、無形資產、不動產注釋》第一條(四)款規定,“拆除建筑物或者構筑物、平整土地”屬于銷售服務類之“建筑服務”稅目中的其他建筑服務。

  困惑九:營改增后,因一級土地平整而來源于政府的經濟利益回報是否屬于政府采購,應該按“建筑服務——其他建筑服務”申報繳納增值稅嗎?

  (五)交鑰匙工程應按混合銷售納稅嗎

  近幾年來,建安、設計、監理等技術性較強的專業工程公司會經常承接一些工程項目總承包業務——交鑰匙工程,合同約定:承包方(乙方)負責項目的設計、供貨及施工、監理等工作,直至試運行合格后將項目移交業主方(甲方)。公司總承包工程項目后,即將其中部分業務分別對外發包。營改增后,對交鑰匙工程業務能否依據財稅[2016]第四十條規定,視同一項經濟業務按混合銷售依其銷售服務的主業申報納稅,至今稅務機關解釋不一。

  困惑十:若是建安公司總承包,能否按“建筑服務”稅目依11%稅率申報繳納增值稅?若是設計、監理公司總承包,能否按“現代服務業”稅目依6%稅率申報繳納增值稅?

  (六)已被核定附征的所得稅是否認可

  目前,地稅部門各地仍沿用營改增之前的做法,即在工程項目所在地不論新老項目,一概依據建安納稅人預繳的增值稅額,分別或同時核定附征2%企業所得稅,或核定附征1.5-2%“個體、企事業單位承包經營”個人所得稅,或附預征0.2%企業所得稅(各地執行不一)。經分別咨詢建安企業所在地的企業所得稅之國、地稅征收機關,均不認可此類核定所得稅的征收方式,但可僅就已核定附征的企業所得稅部分視同預繳;甚至有國稅部門解釋,核定企業所得稅是稅收征管的倒退也是不允許的,因此“不能讓地稅部門的錯誤由國稅部門來承擔”。

  困惑四:如果張三公司的企業所得稅屬于地稅征收機關征管,僅就已核定附征的企業所得稅部分視同預繳,那么已繳納的“個體、企事業單位承包經營”個人所得稅豈不成為無謂多繳稅?困惑五:如果李四公司的企業所得稅屬于國稅征收機關征管,不認可已核定征收的企業所得稅,僅就其中0.2%視同預繳,那么已納1.8%的企業所得稅和1.5-2%“個體、企事業單位承包經營”個人所得稅豈不也成為無謂多繳稅?困惑六:如此亂象,豈不造成核定征收與預征0.2%所得稅企業之間的不公平,也加重了部分企業的稅負,還使同一行業不同征收機關的企業之間稅負不一致?

  (七)老項目收入與成本是否應該配比

  營改增前,與上同理,由于地稅部門對建安企業實行嚴格的“以票管稅”征管措施,大多數企業長期以來都沒有自開發票權(只有極少數大企業例外,長沙市僅20家左右)。因此,建安企業普遍在項目所在地地稅征收機關窗口申請代開建安收入發票,繳納相應的營業稅及附加,還被分別或同時核定附征“個體、企事業單位承包經營”個人所得稅或企業所得稅或預征企業所得稅。

  所以,營改增前的納稅人但凡核定繳納了個人所得稅或企業所得稅的,一般都未索要成本費用發票且未納入企業收益核算;其次,由于營改增前企業發票信息未共享或依據稅不重征原則,國地稅部門在企業所得稅年終匯算清繳時,一般不再也無法追究此類收入的企業所得稅。但是,營改增后企業所得稅不論新、老項目一律實行查賬征收方式,將造成建安老項目收入與成本嚴重不配情形。

  如:某企業某工程項目合同總價2000萬元,2015年已經完工,合同約定乙方待項目完工時收款至90%,余額10%(質保金)需待一年以后收回。營改增后,取得收入200萬(2000*10%),而成本為0,但以前年度的成本卻已無憑據計量。再如:某企業某工程項目合同總價1000萬元,2016430日前已完工80%,合同約定甲方項目完工后才付款,也就是說營改增后才能取得1000萬收入(建安企業墊資進場是常態),可企業基于稅務征收機關開票繳稅和核定附征所得稅的慣例,之前已發生80%的成本并未取得相應發票。顯然,營改增后可取得項目100%收入的1000萬元與之后發生的20%成本不配比。

  困惑七:建安工程老項目的收入與成本不配比計征企業所得稅合理嗎?

  二、營改增建議

  針對以上困惑,筆者提出如下管窺之見。

  (一)稅務部門應出臺明確的補充規定

  對于以上困惑,建議國家稅務總局應出臺進一步明確的補充規定,目的是全國統一政策口徑,以體現稅收的嚴肅性。

  (二)省級國地稅應協調出臺具體規定

  針對上述應補繳營業稅、補開零稅率發票、核定附征所得稅等問題,建議國、地稅應充分協商,以國家稅收政策為依據,聯合出臺營改增過渡期具體的相關操作規定,做到既為納稅人負責,又有利于有效的稅收征管,最終實現營改增的完善稅制之目的。

  (三)建安老項目企業所得稅區別對待

    1、 取消所得稅核定征收方式

  鑒于增值稅“以票控稅”和此次營改增抵扣鏈條的優勢與特點,建議國地稅部門應協商取消地稅部門對納稅人在項目所在地核定附征所得稅方式(包括企業所得稅、“個體、企事業單位承包經營”個人所得稅),僅預征企業所得稅,以借此次營改增東風促進企業所得稅及其他相關稅收的全面規范。因為,此次營改增對納稅人實行的是全社會各行業整體抵扣鏈條的“以票控稅”之相互制約機制,取消核定附征所得稅不會造成其應稅所得額的遺漏。

    2、 實行老項目區別對待政策

  為體現稅收公平、效率、經濟的原則,更為了不因為營改增而加重納稅人負擔,建議對建安企業(包括一般和小規模納稅人)的建安工程新、老項目,比照營改增政策規定區別對待,即:老項目,企業可依據其應稅收入按照國家稅務總局規定的建安行業應稅所得率8%計算應稅所得額,再并入企業應稅所得總額一并計算申報繳納企業所得稅;新項目,企業應一律采用查賬征收方式計算申報繳納企業所得稅,以促進納稅人建章建制,提高其稅法遵從度。

分享到: 0
[大] [中] [小] | [打印] | [關閉]

相關文章

財稅要聞
境外稅訊
雙微

本社風貌 | 聯系我們 | 友情鏈接 | 法律聲明 | 誠聘英才
電子郵箱:[email protected] | 聯系電話:010-63422191 | 傳真:86-010-63584617
中國稅務網編輯部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 中國稅務網編輯部電話:010-63886789
《中國稅務》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稅務研究》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國際稅收》投稿郵箱:[email protected]
地址:北京市豐臺區廣安路9號國投財富廣場1號樓10層 郵政編碼:100055
主辦:中國稅務雜志社 HTTP://www.bukifl.tw

版權所有 未經許可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國新網 1012012003 | 電信與信息服務業務經營許可證:京ICP證040820號 | 備案:京公網安備 11010602130045號

四川金7乐电视走势